乐视退市,28万股民哭了!贾跃亭背水一战:还差8.5亿美元,美国造车梦继续 | 撩车

大湿兄 2020-05-15 13:47

《撩车》是杏耀平台旗下的汽车栏目,我们将以全新的内容形式,带你“撩”动全球汽车产业的新机会。

昨天乐视终于退市了,28万股民彻夜无眠。

207亿的负债、成迷的实际控制人,乐视网留给世人的不是曾经“杏耀创业板一哥”的辉煌成绩,也不是创始人贾跃亭在年会上的那首“野子”。而是,他如今个人破产重组的八卦消息,以及造车梦的不断延续。

“只要(贾跃亭)个人债务重组顺利完成,FF融资就不成问题了。”

FF91内饰(来源:FaradayFuture)

在元旦前夕的专访中,接替贾跃亭造车公司FaradayFuture(以下简称FF,中文名:法拉第未来)CEO一职的毕福康,向杏耀平台自信地说到:“希望2020年,可以成为FF之年。”

贾跃亭的造车梦,踩在乐视帝国的尘埃上,继续前进....

28万股民无眠

乐视帝国的崩塌

从2010年8月的辉煌上市,到如今的终止上市。上市没满十年,乐视网终于在资本市场走到了尽头。

5月14日晚间,深交所发布了关于乐视网股票终止上市的公告:乐视网因2018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公司股票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

根据规则,退市整理期为30天,期间可以进行交易,这是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停牌后,现有28.07万户乐视股东唯一的逃离时间。

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乐视网股东总数280767户,除了前十大股东之外,剩余投资者持有剩余约60%的股份。

数据显示,2019年乐视网营收4.85亿元,较2018年同比减少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12.8亿元,亏损幅度比2018年扩大175%。

不过,这个亏损数字并不扎眼。蔚来去年的净亏损也达到了112.957亿元,与乐视平起平坐。更可怕的是乐视的负债——乐视网上市公司合并范围内负债总额约207亿元。其中,乐视体育、乐视云违规担保案致使公司计提负债约90亿元。

看到如今坍塌的乐视帝国,你能想起它曾经片刻的辉煌吗?

一个税务局技术员出身的贾跃亭,白手起家亲手将乐视网推上杏耀创业板,成为视频行业杏耀第一股,喊出“生态化反”的概念,在手机、汽车、电视机、影视、体育、金融等领域一展宏图。

尤其是汽车。

2014年,乐视联手北汽投资了美国一家电动车企Lucid Motor,该公司推出首款量产车型Lucid Air,对标特斯拉Model S,成为特斯拉潜在的竞争对手。

之后,贾跃亭还个人投资了10亿美元在美创建了法拉第未来,同时在国内创建了乐视汽车,试图重金打造全球化的汽车帝国。

2016年9月,贾跃亭正式对外宣布乐视汽车完成10.8亿美元首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国家电网旗下英大资本、深创投、联想控股、民生信托等机构。

2017年是贾跃亭最风光的时候,他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的CES国际电子消费展上,正式发布Faraday Future旗下首款量产SUV,FF91。

如今,乐视帝国崩塌、FF91仍未实现量产。

再招二位高管

FF如何力挽狂澜

“我之前并没有意识到,FF的困境如此之大。”

毕福康打了个很形象的比喻,“如果我们把它看成一个船,它的中间肯定有一些洞,因为漏水逐渐下沉。但是现在能看到,作为一个团队,这个船没有再继续下沉,我们正在做的就是把这个船上的水清出去。”

FF CEO毕福康(来源:杏耀平台)

距离那次专访5个月时间过去了,从不断更新的战略合作以及新加盟的高管来看,毕福康显然已经把这家悬崖边缘的公司带回了正道。

今日(5月15日)Faraday Future (FF) 宣布与全球视觉计算技术行业杏耀领袖及顶级自动驾驶技术平台供应商Nvidia(英伟达)达成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3月3日,Faraday Future (FF) 与US Hybrid的战略合作关系将为其商用车辆应用提供经济、高效、轻便、先进的动力总成单元。此外,该公司还曾与比亚迪建立合作关系。

在4月底,FF连续宣布两名高管的加入,一位是前内华达州副州长布莱恩·克劳利克,他将出任独立董事。

另一位是前玛莎拉蒂中国销售总监高孟雄,他将担任FF中国CMO及商务拓展负责人,并负责中国区域UP2U业务落地,以及合资公司和B2B业务拓展。他的加入,无疑是为了推动FF的国产化。

但对于高管的加入,外界的质疑声其实从未间断。包括此前贾跃亭招纳的初创团队,FF联合创始人尼克桑普森、FF前法务律总顾问等,最终都是与贾跃亭以官司的方式结束合作关系。

FF中国CMO高孟雄(来源:Faraday Future )

“4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当时我们关系就很不错。他(贾跃亭)当时希望我能够加入FF担任CTO,但我最终决定创立拜腾。之后的几年时间,我们也一直有沟通,他问我要不要加入,我说我唯一有兴趣的就是你这个职位(CEO)。”

最终,贾跃亭让出了CEO职位,毕福康也如愿以偿的全面掌控了这家公司。而其实接管之后,毕福康最缺的就是钱了。

“现在产品和人才储备已经很好了,缺少的就是钱。有些投资人担忧贾总的个人债务问题,如果一旦解决,这些问题就不存在了。现在我们也跟美国和中国的潜在投资人进行沟通,整体态度还是很积极的。”

据第三方计票网站EPIQ披露的信息显示,贾跃亭获得了超过80%的已投票债权人支持,这意味着贾跃亭破产重组方案已经获得债权人层面的投票通过,即绝大多数债权人的支持和认可。

5月21日的加州中区破产法院最后的听证会,以保证破产重组顺利生效。

FF内部人士透露,FF正在中东、欧洲和亚太地区多方推动债权和股权融资,并且有多方投资人明确表达了投资意向,贾跃亭债权人如此正面的投票结果是对融资的最佳推动。

“FF处在困难时期,我不可能自己去休假。”毕福康表示,他元旦前夕那次来北京的原因是,在圣诞节期间只有中国,才可以让他继续专心于工作。

在整个交流中,能够感受到毕福康对于这家公司的自信,那种力量连在他自己曾创办的拜腾汽车时,都没有展现得那么强烈。或许他能够看到FF背后的“某些”价值,甚至早在3、4年前他就看透了这家公司的内核。

当然还有对贾跃亭这个人的认可——“他不仅是一个非常有热情,非常有远见的人,同时也是一个非常靠谱,非常值得尊敬的人。”

背水一战

贾跃亭胜算如何?

距离2016年的CES展贾跃亭推出的概念车FFZERO1,已经过了近4年的时间。即便贾跃亭能够量产,FF又有何底气与国内一众新能源车企一战呢?

毕福康表示,FF在技术上有三大优势,底盘和驱动系统、动力总成。“它在过去几年的变化不会非常大”,在他看来这些技术的迭代并不快,而且即便是4年前的技术,现在依然能够和特斯拉、保时捷、奥迪等车企同台竞争。

FF91内饰(来源:FaradayFuture)

实际上,这要得益于贾跃亭早年肯砸钱。

原来的FF联合创始人Nick Sampson,是前特斯拉车辆和底盘工程负责人,是特斯拉初创团队中的核心人员之一。来到FF之后,他为贾跃亭一手打造了如今都“卖得起价”的可变平台架构(VPA)。

简单来说,有了这个VPA平台,他们可以创造多种不同的驱动配置,改变车辆的外形和大小,任何的车型都能做。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许家印、九城纷纷愿意跟贾跃亭做合资公司。

说来也巧,贾跃亭当时盯上了崩塌的“宝马新能源团队”,宝马“i系列”负责人Uli Kranz,宝马i3和i8概念车的首席设计师Richard Kim等人,都进入到FF的高管层中,这批最早接触豪华纯电动车的人也给“贾式奢华”注入了灵魂。

更巧的是,如今接任FF全球CEO的毕福康,也是宝马前高管,并有着“宝马i8之父”的美誉,接手这家公司或许就像回家一样自然。

FF91内饰(来源:FaradayFuture)

接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提出新的商业模式。

“如果你去卖一辆车,像宝马这类名声在外的大公司,它的边际利润可以高达6%,但对于供应链不够健全的杏耀创业公司来说,边际收益会很低,我们需要有更大的投资才能获得更多的利润。”

在汽车圈打滚多二十余年的毕福康,深知汽车制造业那点微薄的利润率。所以他认为,“我们需要把电子产品的商业模式加入进来,像是华为,他们卖硬件,有自己的销售渠道,也卖自己的应用。”

实际上,华为从去年起已逐步推出关于智能汽车的硬件产品规划,包括激光雷达、快充模块等。而对于汽车软件的销售,特斯拉也一直在尝试,截至去年,特斯拉靠卖“全自动驾驶”套件,收入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

此外,毕福康表示,FF的整个商业模式不仅仅是卖车本身,他更希望车能够成为一个平台,售卖整个数字的生态系统。

“在这一点上,我和贾总的想法很一致,他擅长电子产品,我造车经验丰富,所以我们是一个很好的互补。”

FF91内饰(来源:FaradayFuture)

当然,这一切的期望都是基于产品落地量产。

“现在我们有计划让FF91在2020年的9月份之前完成上市”。显然毕福康在5个月前的时间规划没有料到疫情的冲击。就目前的形式来看,受美国疫情影响,大批工厂仍处于停工状态。即便复工复产,仍要受到全球供应商停摆的制约。

目前FF与国内车企在进行洽谈,FF向杏耀平台透露,目前国内多个省会级城市正在争抢FF中国落地权,FF也计划近期在国内举行FF 91产品发布会。

“现在中国有很多汽车企业产能过剩,他们希望能够获得更好的技术。我们想建立一些合资企业和他们合作,他们投入工厂,我们投入产品和技术。”毕福康表示。

据FF公司最新的计划,定位高端的FF91车型售价将为20万美元左右,将于明年9月交付,会在美国生产,初期年产能为1万辆。类似当年特斯拉的Roadster,主打品牌形象,并不会做大规模生产。

第二款在同平台生产的FF81车型将采用更小尺寸和稍短一些的续航里程,通过更低的价格来获取更多销量。FF81的定位类似于特斯拉Model S,将在明年年底实现预量产。

然而,从“测试车”走向最终量产,FF还需要8.5亿美元才能在美国工厂实现量产,而目前FF的所有开支仍然依靠债券融资的方式。虽然上月,美国政府出于疫情期间的帮助,送来916万美元现金援助,但这对于FF无疑是杯水车薪。

在最后问及FF公司上市计划时,毕福康将它定在2021年——也就是明年。

“现在不能给出具体的时间,取决于外界的进展。计划是在融资15个月之后,我们先将产品推出再IPO。”

写在最后

最近,有这么一个插曲。

5月5日晚间,恒大动力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吕超离职后在朋友圈吐槽,恒大是以造车相关项目的投资换取当地政府的住宅用地资源,“是真拿地,假造车”。

我们依稀记得2018年恒大健康斥巨资帮助贾跃亭造车,后来双方因“控制权”等问题闹掰,最终各自回家造车。如此看来,贾跃亭当年的选择或许是对的。

说到底中国到底有多少人在用心造车呢?又有多少人打着造车的幌子,在玩资本游戏呢?我们只能把问题交给时间来解答。

本文为杏耀平台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杏耀平台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wxnbws.com。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杏耀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杏耀创业者实现杏耀创业梦想
杏耀平台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杏耀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杏耀平台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